歐美免費視頻高清_ 〔花线〕-上思早教中心
淘宝减肥药排行榜十强
只推淘宝安全有效的减肥药

当前位置:歐美免費視頻高清 > 减肥产品

歐美免費視頻高清

时间:2021-04-15 07:51  编辑:wendj

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与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关系研究

*

梅松丽

**

 柴晶鑫

(吉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长春,130021)

摘要  研究青少年手机使用情况、主观幸福感及自我控制能力的关系。采用自编手机使用

情况问题、主观幸福感量表和自我控制量表修订版对1552名初高中学生进行测量。运用t

检验、χ2

检验及非条件logistic 回归分析变量间的关系。结果发现:使用手机上网学生在自我控制及其三个维度方面得分均高于非使用手机上网学生,使用与非使用手机上网学生在主观幸福感方面差异不显著;女生使用手机上网较男生多,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比初中生显著增加,文科生较理科生使用手机上网行为显著提高;非条件logistic 回归分析显示性别、受教育程度以及自我控制的三个维度均显著正向作用于手机上网行为。结论:使用手机上网的群体自我控制能力较低,主观幸福感与一般青少年一致。关键词 手机使用 主观幸福感 自我控制分类号 B844

1 问题提出

手机从十多年前的奢侈品到现在“人手一机”的大众消费品,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搭建便利的桥梁。然而,随着手机技术日臻完善,手机功能远远超过即时通讯这一基本功用,已成为兼有多种功能的个人多媒体终端。手机

功能的多样化,使人们越来越乐于使用这一便利的移动交互媒体。但随着过量使用手机情况的出现,手机依赖现象也日益加剧,给使用者带来更多负面效应,如孤独感[1]、社会疏离、焦虑[2]、自我控制力下降[3]等问题。作为手机使用最活跃的人群,青少年利用手机通话和短信等功能保持着最基本的人际沟通、情绪表达和维系社会关系[4]。本研究着重探讨青少年手机使用这一社会现象。

目前,国内研究者对手机使用的现状、成因、发生机制及危害等方面开展了有意义的研究,对手机依赖的心理机制研究也进行了初探。对于手机使用的研究多出现于传播学领域,而较少涉及社会学等领域;研究的主要对象是大学生群体,而对于初高中学生手机使用情况缺乏深入研究。国外研究者则更深入地研究了青少年由于学业压力繁重,并没有完善的使用电脑的条件而更多地使用手机作为与外界接触的介质。特别

是在手机依赖量表的编制方面已有初步研究,但由于对过量手机使用、手机依赖等名词界定还存在分歧,较难确定现有手机使用状况量表的结构。师建国借鉴Young 的网络成瘾量表编制了手机依赖诊断量表[5]。徐华等编制了以耐受性、戒断性、社会功能和生理反应四个维度的手机依赖量表[6]。

作为积极心理学重要研究范畴,幸福感(subject wellbeing ,又称主观幸福感)为研究者评价不同人群对生活的认知和情感提供了支持。既往的心理学研究认为,具有良好社会支持的人群感受到较低的消极情绪,并体验到较高的主观幸福感[7]。孔风等对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以孤独感为中介的作用机制做了较为完善的路径分析[8]

,结论为社会支持与正性情感、生活满意度显著正相关,与负性情感显著负相关;孤独与负性情感显著正相关,与正性情感、生活满意度显著负相关;社会支持与孤独显著负相关。并有研究发现社会支持、主观幸福感与孤独两两相关[9]。社会支持和孤独感通过回归分析检验出他们单独对幸福感起作用[10]。还有研究者对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呈现的显著相关做了别样的解释,认为自我控制等因素成为两者间的中介。而实证研究得到的结果则是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较微弱[11]。已有的研究对成年人的主观幸福感更为关注,尚无对处在人生观形成期的青少年

*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吉林省大学生心理应激及应对方式的调查研究”(项目号:2012B15),吉林省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重点课题“吉林省青少年网络依赖的心理机制及防治研究”(项目号:ZC11003)。

**梅松丽,博士研究生,副教授,研究方向:医学心理、行为与心理健康。E -mail :meis ongli @s ina .com 。

《中国特殊教育》2013年第9期(总第159期)

Chinese Journal of Special Education (Monthly )

9th Issue ,2013(Serial No .159)

的研究。

低自我控制理论认为,个人出现依赖甚至犯罪是由于个人内在的犯罪潜质所激发的,而远离犯罪是人们对长远利益的考虑。低自我控制可能是青少年不良习惯养成,甚至形成犯罪的主要诱因。初高中学生正处于自我控制能力的形成期,成瘾行为可能降低他们的控制力,而出现依赖、成瘾等不良行为。注重培养青少年坚强的意志力能够降低冲动性、强迫性行为的产生。网络控制自我效能是心理需求现实满足与行为成瘾的中介变量[12]。现实中没能实现的自我效能,青少年能在虚拟世界中更好地发挥,心理学上自我效能对行为成瘾有重要的预测作用。在测试手机使用依赖行为与孤独感、手机使用动机研究中,显示孤独感可能会增加手机依赖倾向[13];社会、亲友的支持可以有效降低孤独感的形成;以自我控制为中介的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研究,表明社会支持为主观幸福感的产生起到了重要影响作用,而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较为微弱。

本研究以是否使用手机上网为分类标准,测量学生主观幸福感与自我控制能力之间的作用情况。采用量表对青少年手机使用情况、主观幸福感及自我控制能力进行测量,采用回归分析测量这些维度间的相互关系机制,以期能够拓宽青少年幸福感、自我控制的研究,同时对使用手机青少年提高幸福感,增强自我管理,有效提高自我控制能力具有一定的实践意义,也为进一步研究手机过量使用、使用依赖与社会、家庭支持研究做铺垫。

2 研究方法

2.1 研究对象

本研究于2012年9月在吉林长春市区内随机选取八所有代表性的学校,其中两所重点高中、两所普通高中,以及两所重点初中、两所普通初中;并分别在各学校一、二、三年级中随机选取两个班级,采用集中施测方式收集问卷。在课堂上由班主任老师向学生发放问卷、当场填写、随即收回。调查共发放问卷1585份,对全部问卷质量进行审核后,剔除无效问卷,共获得有效问卷1552份,有效率97.92%。其中初中生673人,高中生879人;男生652人,女生899人;文科381人,理科499人。年龄范围在11-20岁之间(M=15.42, SD=1.92)。

2.2 研究工具

2.2.1 手机使用情况测量 本研究采用“你是否平均每周使用手机上网超过8个小时?”问题衡量青少年是否存在过量手机使用的标准。将初高中学生分类并研究人群间手机使用情况的差异。既往的过量手机使用量表、手机使用成瘾量表多是被试主诉使用情况,未将使用时间、程度明确地进行量化检验,调查报告显示,全年龄段手机使用呈现碎片化特征,使用时长平均每天为1-2小时时段最多,且人群均值也落在1-2小时之间。18岁以下年龄段用户每天使用手机上网的时长集中在1小时以内,占60%以上。平均每周8小时大于18岁以下使用者的均值水平,并为全体使用者使用时间均值的下限,使用单独问题进行的调查也为后续的量表编制工作做好铺垫。

2.2.2 主观幸福感测量 采用幸福感指数量表(Index of well-being)中文翻译版,由Campbell等人1976年编制,主要测量受试者目前的幸福程度,包括以下两个部分:总体情感指数(Index of general a ffect),8个项目,7点计分,权重为1;生活满意度指数(Index of life satisfac-tion),1个项目,7点计分,权重为1.1[14]。该量表使用广泛,有比较系统的心理测量学指标的实证研究[15],内部一致性信度0.42-0.74,达到显著水平。总体情感指数量表三个月重测信度为0.76。

2.2.3 自我控制测量 采用自我控制量表由Gras-mic k于1993年编制,共24个题目,分6个维度,4点计分[16]。经屈智勇等[17]修订后,保留16个项目,分三个维度:冲动冒险性、自我情绪性和简单化倾向;采用5点计分,得分越高自我控制能力越低。验证性因素分析表明,问卷具有较好的结构效度(χ2df=

3.96,GFI =0.94,TLI=0.81,R MSEA=0.06),各项目因子载荷在0.3以上。三维度内部一致性信度系数分别为0.64、0.64和0.59。冲动冒险与自我情绪维度的相关为0.49,它们与简单化倾向的相关均不足0.1。

2.3 测试过程与统计方法

利用EpiData3.1建立数据库录入采集数据,利用SPSS13.0统计软件对实测数据进行整理和描述性分析。采用χ2检验对不同性别、受教育程度及不同科别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情况进行比较;采用t检验计算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幸福感、自我控制及其三个维度的差异;并采用非条件logistic回归分析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性别、受教育程度、文理科别、幸福感及自我控制多因素的回归情况。

3 结果分析

3.1 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描述性统计分析

通过以使用手机上网超过8小时作为衡量青少年是否存在过量手机使用的标准。在调查1552名学生中,选择使用手机上网平均每周超过8小时的学生801人、占51.61%(以下描述为使用手机),未超过8小时或不使用手机上网的学生751人、占48.39%(以下统一描述为不使用手机)。使用手机上网学生在性别、受教育程度和文理科别方面均有统计学意义。女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明显高于男学生χ2=11.05,P<0.001;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比初中生显著增加,χ2=56.51,P

·

79

·

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与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关系研究梅松丽 柴晶鑫

<0.001;在对高中学生的单独检验中发现,文科生较理科生使用手机上网行为显著提高χ2=59.91,P<0. 001(表1)。

表1 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与性别、初高中、

文理科四格表检验[例数(%)]

变量使用不使用χ2P

性别11.05<0.001

男304(46.6)348(53.4)

女496(55.2)403(44.8)

初高中56.51<0.001

初中274(40.7)399(59.3)

高中527(51.6)352(48.4)

科别59.91<0.001

文科237(62.2)144(37.8)

理科291(58.3)208(41.7)

3.2 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单因素检验

使用手机上网越多,自我控制量表得分越高,表现出相对较低的自我控制能力;使用与非使用手机上网学生在自我控制及其三个维度方面存在显著性差异, [(40.5±7.1)vs(42.7±7.0)],P<0.001,[(15.4±3.6) vs(16.5±3.6)],P<0.001;[(14.6±4.1)vs(15.4±4.

2)],P<0.001;[(10.5±2.8)vs(10.8±2.9)],P<0.05。使用与非使用手机上网学生在主观幸福感方面差异不显著(表2)。

表2 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

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t检验

项目n M±SD t P

0.900.368

幸福感指数

不使用75146.5±10.7

使用80146.1±10.5

-6.09<0.001

自我控制

不使用75140.5±7.1

使用80042.7±7.0

-5.90<0.001

冲动冒险性

不使用75115.4±3.6

使用80116.5±3.6

-3.71<0.001

自我情绪性

不使用75114.6±4.1

使用80015.4±4.2

-2.150.032

简单化倾向

不使用75110.5±2.8

使用80110.8±2.93.3 初高中生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多因素回归分析

本研究调查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自我控制、主观幸福感间的关系,以P<0.01为检验水准。经卡方检验发现,性别、文理科别和受教育程度对使用手机上网有统计学意义。将青少年是否使用手机上网为因变量,以自我控制及其三个维度、主观幸福感、性别、文理科别和受教育程度为自变量,进行非条件lo-gistic回归。其中,将幸福感指数和自我控制及其三个维度做以均数为界线的数据类型转变。

结果共有5个因素进入方程,分别是性别、受教育程度和自我控制三个维度。经6次逐步回归分析后,整体检验χ2=36.35,P<0.001,有统计学意义;R2= 0.077,校正值R2=0.103。性别、受教育程度以及自我控制的三个维度均显著影响使用手机上网行为,性别β=0.23,P<0.05;受教育程度β=0.79,P<0.001;冲动冒险性β=0.55,P<0.001;自我情绪性β=0.24,P<0. 05;简单化倾向β=0.26,P<0.05。自我控制的三个维度进入回归模型,说明低自我控制可预测使用手机上网行为;而主观幸福感经逐步回归分析并未进入方程,说明主观幸福感未能预测手机使用上网行为。手机使用情况回归方程为=-2.941+0.23*性别+0.79*初高中+0.55*冲动冒险性+0.24*自我情绪+0.26 *简单化倾向(见表3)。

表3 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上网与主观幸福感、

自我控制的回归路径分析

项目βS.E.waldΦ2P OR(95%CI)

性别0.230.104.400.0361.26(1.02-1.55)初高中0.790.1053.25<0.0012.21(1.78-2.73)

冲动冒险性0.550.1124.79<0.0011.74(1.40-2.16)

自我情绪性0.240.114.770.0291.27(1.03-1.58)

简单化倾向0.260.105.820.0161.29(1.05-1.60)

4 讨论

4.1 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情况

本研究以初高中学生使用手机时长作为区分青少年是否存在过量手机使用的衡量标准,检出率为51.61%。本研究结果与史为恒[18]对广州省四所高校大学生进行调查,发现60%的大学生承认他们对手机“比较依赖”的结果较为一致。在宫佳奇[19]对兰州市大学生的研究中发现,对手机存在“较重依赖”的大学生占34.7%,“轻度依赖”有33.4%,认为自己“严重依赖”手机的大学生有8.4%,以上三项加和得出的总比例高达76.5%,高于本研究检出率。多国研究显示,

·

80

·《中国特殊教育》2013年第9期(总第159期)

青少年手机使用成瘾在30%以上。本研究调查的青少年使用情况概念比较宽泛,尚属于轻、中度过量手机使用范畴,因此检出率近似于过量手机使用的检出率,明显高于手机使用成瘾研究的检出率。

在对手机使用情况进行的人口学特征检验中发现,不同性别、受教育程度和文理科别间存在显著性差异。本研究中女学生使用网络情况显著高于男学生,高中生使用手机上网较初中生呈现增加趋势,文科生比理科生显著提高使用手机上网状况。Koivusilta L[20]等认为手机使用的性别差异是由于女性沟通能力更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并善于观察他人的情感。使得女性更频繁使用手机。而初高中学生间出现的手机使用情况差异可以更多地归因于手机保有量,高中生保有并使用手机应显著高于初中学生。西班牙研究者发现理科大学生更频繁地使用手机,在使用过程中容易出现幻听现象的情况明显高于文科大学生[21]。针对大学生的调查结果与本研究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本研究显示的人口学特征与Bianchi and Phillips[22]和Jenaro et al.[23]的分析结果有出入,他们的研究结果认为男性使用手机频率高于女性。当今学界研究结果显示性别差异是手机依赖的突出影响因素之一,这证明了过量手机使用与手机使用依赖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手机依赖者都是从接触手机多种媒介功能感受到明显的刺激和愉快后,增加使用手机时间、拓宽手机使用频率而出现使用依赖行为。初高中学生由于鲜有时间利用电脑等其他媒介接触社会,手机成为他们与外界保持密切接触的重要手段,除使用即时联络外,更充分利用手机多种媒介功能与社会保持联系。

4.2 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与主观幸福感、低自我控制的关系

本研究对个人手机使用情况与主观幸福感、低自我控制进行比较分析。与Hyoungkoo Khang等得到的结论相似:低自我控制人群更可能出现过量手机使用的状况。延长手机使用时间、增加使用手机频率与低自我控制成正相关,使用手机上网学生与非使用手机上网学生在自我控制方面存在显著性差异。在自我控制的三个维度(即冲动冒险性、自我情绪性、简单化倾向)检验中发现,过量手机使用的学生自我控制能力显著低于非使用学生,其中,冲动冒险性差异极显著。通过自我控制与个人能力来抵抗内心欲望,以实现更优的结果,控制自我是人类的一种本性,而高自我控制的人群更容易感受到更高的幸福感。相反,低自我控制人群被描述为容易出现轻率的行为,常常采取目光短浅的判断和推论,出现严重依赖情绪。过量使用手机可能降低主观幸福感相关性研究却未发现显著性。有研究表明,自尊、孤独感是社会支持与幸福感间主要中介,由于青少年学生以集体生活为主,老师、家长、同学对他们关心和爱护,使他们易拥有强大的社会支持网络,成为他们主观幸福感形成的重要因素。

以使用手机情况、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回归分析显示:低自我控制能力的学生使用手机情况会出现得更频繁,这与外国Hyoungkoo Khang研究结果相类似。另外还发现,自我控制三个维度对手机使用均存在不同程度的预测作用。低自我控制人群手机的生活侵入率将升高、容易出现病理性的成瘾状态、进而形成冲动性焦虑状况。自我控制能力可能因性格形成不同、个人生活特征而出现差异,使用手机、网络或是游戏都有可能降低自我控制能力,形成成瘾行为。由于评价手机使用的指标较为单一,我们得到的手机使用与低自我控制之间的显著性关联并不能描述与国外研究者相似的研究结论,而对于手机使用依赖量表的标准化编制也将成为研究人员下一阶段重要的研究内容。主观幸福感对手机使用并未起到显著性作用,这与刘红等发现手机成瘾与孤独感相关的结论有不同。社会支持与幸福感有显著的正相关,而社会支持与孤独感有明显的负相关,因而有理由相信幸福感通过社会支持的间接作用与孤独感有负相关。然而本研究得到使用手机上网情况与主观幸福感间的结果并不具有显著的关联,这可能是与青少年尚处于学习阶段,社会支持可以得到一定满足,学校、家庭给予青少年有效的关爱有密切的关联。

4.3 研究不足之处及未来研究方向

过量手机使用极易形成手机使用依赖,而对于依赖行为的干预治疗,目前未出现显著疗效的方法;明确手机依赖界定,已有的手机依赖判定量表仍需进一步的标准化;明确过量使用手机的标准,使手机过量行为在判定上得到研究者的统一认识。青少年学习生活规律,学业繁重,使用手机上网时间低于其他年龄群体,但本文检验结果显示,有五成初高中生使用手机时长达到全年龄段群体手机使用时长,增添了研究者对过量手机使用情况日趋年轻化的担忧。手机全覆盖、便捷的网络环境,能够满足青少年在缺少电脑条件下上网的需求,使用手机上网成为青少年热衷的上网方式。增强对过量手机使用现象的研究,提高手机使用对青少年健康成长影响的认识,培养青少年理性使用手机将成为教育研究的新课题。本研究的结果更加明确地提醒研究人员将手机使用过量人群作为研究干预人员的重要性,研究过量使用手机人群可能产生手机依赖的诱因也将成为研究人员未来的研究热点,在行为依赖心理引导方面也做到早预防、早诊断、早干预。

参考文献

1 Liu H,Yu HL.The relationship a mong univer sity stu-

·

81

·

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与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关系研究梅松丽 柴晶鑫

dents'mobile phone addiction and mobile phone mo-

tiv e,loneliness.Psychological Scienc e,2011,34(6): 1453-1457

2 Fu Y,Hong S,Chiu DH.A model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mobile-phone ad-

diction and use of mobile phones by Taiwanese universi-

ty female students.Co mputer in Human Behavior,

2012,28:2152-2159

3 Khang H,Woo H J,Kim J K.Self as an antecedent of mobile phone addiction.Mobile Communications,2012,

10(1):65-84

4 Pa wlowska B A,Pote mbska E.P-78-Involve ment in the Internet and addiction to the mobile phone in Polish

adolescents.20th Eur opean Congress of Psychiatr y.

Czech Republic,2012

5 师建国.手机依赖综合征.临床精神医学杂志, 2009,19(2):138-139

6 Bianchi A,Phillips J G.Psychological predictors of pr ob-lem mobile phone use.Cyber Psyc hology and Behavior,

2005,8(1):39-51

7 Y Stgar d M,Tambs K,Dalqard OS.Life stress,social suppor t and psychological distr ess in late adolescence:

A longitudinal study.Social Psychiatr y and Psychiatric

Epidemiology,1999,34(1):12-19

8 孔风,王庭照,李彩娜,等.大学生的社会支持、孤独及自尊对主观幸福感的作用机制研究.心理科

学,2012,35(2):408-411

9 John T.Cacioppo,Louise C.Hawkley,John M.Ernst.,et al.Loneliness within a nomologic al net:An evolutionar y

perspective.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2006,

40(1):1054-1085

10 Mc Whirter BT,Tr icia M,Besett TM,et al.L oneliness in high risk adolescents:The role of c oping,self-esteem,

and empathy.Journal of Youth Studies,2002,5(1):69

-84

11 严标宾,郑雪,张兴贵.大学生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自我控制及抑郁的中介作

用.心理科学,2011,34(2):471-475

12 万晶晶,刘丽芳,方晓义.大学生心理需求、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的关系研究.中国特殊教育,2012,

141(3):86-91

13 刘红,王洪礼.大学生的手机依赖倾向与孤独感.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2,26(1):66-69

14 Campbell A,Suh EM.Subjective measures of well-be-ing.American Psychologist,1976,31(2):117-124

15 Deiner E,Suh EM,Lucas RE,et al.Subjective well-being:Three decades of pr ogr ess.Psychological Bulle-

tin,1999,125(2):276-302

16 Arneklev BJ,Grasmic k HG,Bursik RJ.Evaluating the dimensionality and invar ianc e of lo w self-contr ol.

Journal of Quantitative Cr iminology,1999,15(3):307

-331

17 屈智勇,邹泓.家庭环境、父母监控、自我控制与青少年犯罪.心理科学,2009,32(2):360-363

18 史为恒.大学生使用手机给高校学生工作带来的挑战及对策.青少年研究,2006,53(3):43-45

19 宫佳奇,任玮.兰州市高校大学生手机依赖状况分析.新闻世界,2009,(10):141-142

20 Koivusilta L,Lintonen T,R impel A.Intensity of mobile phone use and health c ompro mising behaviour how is

infor 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 hnology connected to

health-related lifestyle in adolesc ence.Journal of Ado-

lescence,2005,28(1):35-47

21 Mercedes SM,Angel O.Factor s associated with cell phone use in adolesc ents in the co mmunity of madrid.

Cyber Psychology and Behavior,2009,12(2):131-

137

22 Bianc hi A.,Phillips JG.Psychological predic tors of proble m mobile phone use.Cyber Psychology and Be-

havior,2005,8(1):39-51

23 Jenaro C,Flores N,Gomez VM,et al.Problematic inter-net and cell-phone use:Psychological,behavioral and

health c orr elates.Addiction Research and Theor y,2007,

15(3):309-320

·

82

·《中国特殊教育》2013年第9期(总第159期)

Teenagers 'Access to the Internet with Cell Phone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Their Subjective

Well -Being and Self -Control

MEI Songli  CHAI Jingxi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Jilin University ,Changchun ,130021)

Abstract   This

study ai ms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 ween teenagers 'use of cell phones ,their subject

well -being ,and their self -control ,by using questionnaires and scales to survey 1552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

and using t -test ,χ2

-test and the non -conditional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to analyze the relationship bet ween

the variables .The results show the following :the students usin g cell phones score higher in three dimensions of self -control than those using no cell phones ,and neither of the groups show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ir subject well -being ;the girls visiting the Internet with cell phones outnu mber the boys ;a significantly increas ing number of upper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visit the Internet with cell phones ,compared with the lower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a significantly increasing number of liberal arts majors visit the Internet with cell phones ,compared with the science majors ;the n on -conditional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 ysis s hows that gender ,educational background ,and self -control have a significantly positive effect on their online behavior by using cell phones .The stud y con -cludes that those visiting the Internet with cell phones have a poor ability in self -control ,and their subjective well -being is identical with average adolescents '.

Key words  cell phone use  s ubjective well -being  self -control

(责任编校:刘在花)

·

83·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与主观幸福感、自我控制的关系研究 梅松丽 柴晶鑫

。

猜你喜欢

最安全有效的减肥药

最安全有效的减肥药

编辑:小徐

现在的减肥药真的是真假难分,在选择减肥药的同时也应该更加小心,减肥药多种多样,那么如何才能选择最安全有效的减肥药,也成了很多小仙女的内心疑问,下面就跟着歐美免費視頻高清小编一起看一下,如何选择最安全有效的减肥药。 最安全有效的减肥药选购方法 1、首先需要观察产品的外包装,在包装中可以看到其配方是不是含有激素,含有激素的减肥药对身体的内..

吃减肥药失眠

吃减肥药失眠

编辑:小徐

随着现在流行以瘦为美,很多人会不顾身体的健康选择减肥药,达到快速减肥瘦身的效果,但是很多减肥药都是有副作用的,副作用比较轻的就是失眠现象,那么吃减肥药出现失眠是怎么回事儿?如果出现失眠后,我们应该怎样缓解? 吃减肥药失眠是怎么回事 减肥药中富含安非他命,所以减肥药服用了太多会有失眠现象,服用减肥药期间,身体会逐渐出现抗药性,身..

最新文章